陳薇院士和疫苗臨床試驗志愿者在一起。張振威 攝

一次,曹務春趴在方艙醫院公廁旁進行表面擦拭物采樣。當采樣結束后,他脫掉防護服換上軍裝,方艙醫院的護士們驚呼:“大家快看,剛才采樣的是個將軍!”

“作為一名老黨員,臟點、累點又算得了啥?”曹務春的回答讓很多人為之動容。

沉到一線研究,提出真知灼見。專家組積極參加各類疫情研判,先后提交了20余份有分量的研究報告,許多建議得到采納應用。

哪里最緊張,哪里最危險,哪里就有專家組廣大黨員奮戰的身影。

病理研究是揭開新發傳染病真相最基本、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方法。然而火神山醫院成立初期,由于沒有現成的剖檢室,病理研究工作曾一度陷入困境。

專家組祁建城研究員率隊主動請纓,創造性提出用手術方艙改造病理方艙的總體方案。

他們立下軍令狀,只用了短短5天時間,就完成現有常規手術方艙的應急改造。

“不敢看,卻又不得不看”。受命趕赴火神山醫院保障的工程師張宗興最多一天曾連續保障了3例病理剖檢。他穿著三級防護服,不吃不喝連續工作11個多小時,脫下防護服的一刻,人幾近虛脫。

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陣之時,則忘其親!擊鼓之時,則忘其身!

專家組隊員在帳篷式移動實驗室做實驗。邵龍飛 攝

在戰疫一線拼搏奮戰的,還有遲象陽、張夢瑤、董韻竹3名女博士——她們既參加核酸檢測,又參與疫苗、抗體研究等科研攻關。

在武漢的100多天里,她們習慣了這樣超負荷工作,習慣了在附近的會議室找個地方“瞇一會兒”,習慣了“沾床就著”,習慣了臉上長痘、黑眼圈、掉頭發……

由于經常錯過飯點兒,食堂的大師傅也習慣了給晚來的她們單獨下碗面。有一次,在等面條的幾分鐘里,張夢瑤就累得趴在飯桌上睡著了。

副研究員董韻竹和丈夫在2018年初就領了結婚證,因為赴非洲執行醫療救助任務等原因,婚禮日期先后2次推遲。原計劃今年4月份舉辦婚禮的她,又不得不第3次推遲。

<  1  2  3  4  5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