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手自茲去,光彩照后人:深切緬懷國防大學朱敦法校長

發布時間:2021-09-06 15:26:42    來源:中國網    作者:廖毅文    責任編輯:劉穎

揮手自茲去,光彩照后人
 ——深切緬懷國防大學朱敦法校長

圖為1992年2月,鄧小平南巡時親切接見朱敦法。

朱敦法校長是一位德高望重、平易近人的老領導,在軍內外享有崇高的聲譽。我雖然沒在他的領導下工作過,也不是來自同一支老部隊,但在與他生前的接觸中,深深地被他的傳奇經歷和崇高風范所感染。當我得知他離世的消息時,悲痛和惋惜瞬間彌漫心頭。責任督促我將記憶片斷連綴成文,紀念這位小八路、老司令、好校長,傳承人民軍隊的紅色基因,賡續精神血脈。

由于工作的關系,我曾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八一大樓、京西賓館等公共場所多次見到朱敦法校長,但真正與他相識,還得從2004年10月,我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新墓落成儀式訪問團成員赴朝訪問時,撰寫的一篇《卜克,您在哪里》的報道說起。

圖為青年時代的朱敦法。

那是一個秋風蕭瑟的日子。我們訪問團一行來到朝鮮平康郡上甲里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陵園敬獻花籃。帶領我們拜謁烈士陵園的是一位78歲高齡朝鮮老人,名叫金成浩。他說,這座陵園是1955年志愿軍官兵和當地群眾一起修建的,掩埋著上甘嶺和五圣山戰斗中犧牲的烈士。在志愿軍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殊死戰斗中,他經常向陣地運送物資,護送傷員,與志愿軍官兵結下了深厚的戰斗友誼。

當我們愈離開陵園時,他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個硬紙夾,展開貼著的兩張照片,一張是一名志愿軍少校軍官的戎裝照,下面的注釋是“斗流峰高地的中國人民志愿軍部隊長卜克”;另一張是卜克少校與他的合影,前排還站著6名身穿朝鮮民族服裝的少女,下面的注釋是“和斗流峰高地的志愿軍指揮官在一起,1958年2月21日”。老人托我們幫助他尋找照片中的卜克。時光流逝了近半個世紀,照片依然保持得很完整,沒有一絲皺褶,只是邊角稍微發黃,見證著那段難忘歷史和戰斗歲月。

老人告訴我,他與卜克是在前沿陣地認識的。艱苦的戰爭環境,使他們成為莫逆之交。停戰后,他們在此建陵守陵,直到1958年志愿軍奉命撤出朝鮮,他才與卜克不得不分離,但相約還要在陵園見面??蓽婧IL?,物轉星移,關山阻隔,他們失去了聯系。所以,每當有中國代表團來掃墓時,他都急切地尋找卜克的身影,打聽卜克的下落,可一直沒有任何消息。聽到老人發自心底的呼喚,我被深深地感動了。我緊緊地握著老人的手說:“金大爺,您放心吧!我一定牢記您的重托,盡一切可能幫您尋找卜克?!?/p>

回國后,新華社用通稿發表了我撰寫的《卜克,您在哪里》一文,《解放軍報》全文轉載。沒想到,這篇文章被國內外許多媒體轉載,很快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他們積極搜索久遠的記憶,紛紛提供各種線索和史實,幫助我們尋找卜克同志。在《解放軍報》刊登的當天,軍委辦公廳原主任董良駒中將就給我打電話說,卜克這個名字,他有印象。當年在朝鮮戰場,卜克是志愿軍16軍47師的一名團政委,文中所說的斗流峰高地也熟悉。時隔一天,國防大學原校長朱敦法上將向我提供了一條讓我更加驚喜的消息,他在志愿軍47師141團當團長時,卜克是該團政委,他們是老搭檔。

當我通過社會各方提供的線索,得知卜克離休安置在石家莊某干休所、仍健在的消息后,馬上反饋給了朱校長。他倆從朝鮮歸國后失去了聯系,一直天隔一方,杳無音信,聽到找到卜克的消息后,朱校長十分激動,以古稀之軀專程從北京趕赴石家莊看望老戰友,并在生活上給予幫助。這種在槍林彈雨中結下的戰友深情,讓我看到了朱校長的俠肝義膽,感受到一種溫暖的人性光輝。細節見精神。一個人值不值得受人尊重,與身份和地位無關。只有高尚品德和行為,才能被人們永遠銘記。

通過尋找卜克與朱校長真正相識后,雖然我與朱校長交往不多,但我十分關注他,經常從國防大學老領導趙可銘政委和一些戰友那里了解到,朱校長離休后,仍然十分關心黨、國家和軍隊建設,關心國防大學改革發展,關心老區建設和社會公益活動,提出許多有價值的意見和建議,還與老伴勤學不輟,習研書畫,多次舉辦個人書畫展覽。每當聽到他的這些消息,都會讓我倍受鼓勵和欣慰。

1  2  3  4  5  6  >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網
黄色网站a级毛片